娱乐城_娱乐城长丰汽车

新冠疫情爆发后,中国汽车产业会受多大影响?

 2020-02-05 23:55:56 来源:网上棋牌娱乐 点击量:

 2019年,中国汽车市场出现连续第二年负增长,跌幅比2018年进一步扩大。但直到今年年初,仍有部分业内人士认为,由于2019年整体基数较低,汽车行业会在今年实现微复苏,至少与去年基本持平。然而,一场由病毒引发的全国性“黑天鹅”事件,让整个行业在新年伊始遭遇当头一棒。

于去年12月被发现、今年1月逐渐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由于其强传染性和一定的致死率,对于整个中国社会的运作都构成了重大影响。为防止疫情扩散,国务院已延后春节假期至2月2日,而各地政府也出于防控需求,因地制宜地延后了复工时间,这其中自然也涵盖了整个汽车行业。


位于武汉的东风本田第三工厂 图片来源:华尔街日报

各地车企推迟复工时间

此次疫情集中爆发的湖北省武汉市,不仅是华中地区最大的交通枢纽,本身也是中国的汽车工业重镇。包括东风汽车、东风本田、神龙汽车、东风雷诺、上汽通用等多家汽车公司总部或生产工厂,以及大量产业链配套供应商都扎根于此,也是重点的防控对象。

除武汉外,湖北其他地市也坐拥多家工厂。例如,东风商用车生产基地位于十堰,而东风日产在襄阳拥有一个整车工厂。另外,东风日产还正在疫情的中心武汉建造全国第五个生产基地,该工厂原计划于2022年建成。但疫情的集中爆发,却让近年来在中国顺风顺水的日产、本田等日系车企苦不堪言。

根据IHS Markit的推算,2020年本田在武汉生产的汽车数量原本占到全国产量的47%,但现今当地三个本田工厂的复工时间不早于2月13日。据摩根大通估计,中国工厂的停工或减产将使本田和日产的营业利润分别下降约6.1%和11%。而对于前些年便业绩惨淡的车企,如去年销量不到12万辆的神龙汽车来说,其复兴计划尚未开始便遭到重重阻碍。


2020年预计在武汉生产的汽车数量 数据来源:IHS Markit

在湖北之外,其他地区的车企面对疫情也纷纷严阵以待。例如,大众汽车集团已要求位于北京的约3500名员工在春节结束后在家工作两周至2月17日。而主要的两家合资企业一汽-大众和上汽大众的复工时间将不早于2月9日。

宝马和福特的发言人则表示,将分别推迟位于沈阳和重庆的工厂一周的复工,至2月10日方才恢复生产。捷豹路虎的母公司塔塔汽车更警告说,目前捷豹路虎在华销售刚刚从低估中走出,正处于复苏阶段,但疫情可能影响其对2020财年利润率约3%的预测。

汽车市场分析师任万付认为,国内大部分汽车制造商要到2月底才能重回正轨。虽然各地复工时间表多为2月10日左右,但大部分企业都位于一二线城市,员工集中返程后尚需要14天的隔离期;另外,目前防疫装备主要供给武汉等防疫一线,可供生产企业员工的并不多,大量人员聚集不利于控制疫情发展。而从长远来看,此次疫情带来的影响乐观的预期是到第二季度末才能逐渐消退。而武汉作为此次疫情的重灾区,其汽车工业的恢复期要更长,预计其第三季度才能走上正轨。

新能源汽车或再受创

作为中国的经济中心,上海是除湖北外全国最早发现疫情的地区之一,按照上海市政府的通知,各类企业复工不早于2月9日。因而包括上汽大众、上汽通用、上汽乘用车等本地汽车工厂均因疫情处于停工状态。

值得一提的是,于去年刚刚建成投产的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原本正处于生产交付爬坡的关键时期。就在今年年初,特斯拉还通过宣布国产Model 3降价,从而大幅增加了订单数量。但疫情的来袭让特斯拉也被迫暂时关闭在中国的工厂和原本人头攒动的直营店,更引发了下订车主对于交付时间的担忧。对此特斯拉全球副总裁陶琳在微博上回复,原定于春节后2月的交付工作会因疫情暂缓,目前正在制定相关计划中。


特斯来全球副总裁陶琳回应交付暂缓

得益于中国工厂的建成投产,特斯拉近期正处于股价的历史最高水平,市值更是达到1600亿美元,超过丰田位居全球第二。在其刚刚公布的2019年财报中,其全年为营收246亿美元,高于上年同期,亏损也比上年有所收窄。然而,特斯拉首席财务官扎克·柯克霍恩也不得不在电话会议中承认,疫情带来的工厂停工和延迟交付会“轻微影响”公司第一季度的盈利能力。

在特斯拉入华之前,中国已是全球最大的电动汽车市场。但受到去年6月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影响,中国新能源汽车在2019下半年的销量一泻千里,最终全年销量为120.6万辆,同比下跌4%。这也是中国新能源汽车自2013年以来首次出现全年下跌。

为阻止新一轮销售滑坡出现,工信部已于1月上旬宣布今年新能源补贴“不会大幅退坡”,而疫情的扩散无疑让今年新能源汽车的继续增长也蒙上了一层阴影。伯恩斯坦的汽车分析师罗宾·朱认为,疫情对电动汽车和豪华品牌车型的需求影响巨大,因为这些车型的销售主要集中在人口较多、受疫情影响较大的一二线城市。


疫情对新能源汽车的影响也不能忽略 图片来源:财新网

而中国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企业——比亚迪销售公司总经理赵长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仍坚称,从短期来看,疫情对中国车市会产生影响,但长期来看在疫情之后反而会促进私家车的消费,对此他还希望“国家能够促进消费政策的落地”。值得一提的是,比亚迪是受去年补贴退坡影响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企业之一,2019年新能源汽车销量为22万辆,同比下滑7.4%。

对于迫切需要交付数据增长的造车新势力而言,2020年的“生存之战”则因疫情变得更加艰难。中国本土造车新势力的代表之一蔚来汽车表示,其位于合肥的江淮代工厂将延迟至2月10日部分开工、11日全面开工。不过,除一些严格限制居民出行的城市,其他地区的蔚来门店仅关闭车主活动区域,但展厅依然对外开放;另一家新势力理想汽车则宣布将原定于2、3月的订单延后约一个月,具体时间仍待与车主沟通。

全球产业链均遭波及

除汽车制造商外,多数汽车经销商同样被迫停业。永达、广汇等主要经销商集团均已宣布在疫情爆发期内关闭旗下门店。为保证经销商仍有流量,吉利、比亚迪、一汽、长城、丰田、现代等汽车品牌经销店则开启线上看车等新零售模式,让潜在客户足不出户就能看车下订,但实际效果仍有待验证。

为了支撑本已危机四伏的汽车经销商,目前包括长城、沃尔沃、广汽丰田、捷豹路虎、东风英菲尼迪等汽车企业已启动了关怀行动,包括不设考核指标、调整金融政策、补贴一线员工等,帮助经销商挺过这个寒冬。


疫情来袭,4S店经营雪上加霜

另一方面,由于汽车产业链的全球化,中国汽车供应商的停摆,同样影响到了国外汽车巨头的生产计划,据韩联社报道,由于中国零部件供应商无法供货,导致现代汽车集团位于韩国蔚山的多家工厂线束等零部件存货不足,不得不随之一起停产。而此次停工的全部工厂产量占到现代全球产量的40%之多。

著名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博世首席执行官沃尔克马尔·邓纳尔警告称,疫情可能会影响供应商的全球供应链,且该供应链严重依赖于中国。中国是博世除德国外拥有最多劳动力的地区。仅在武汉,博世就有两家生产转向系统和热力技术的工厂,共计约800名员工。

据统计,博世2019年在亚太地区的销售额达到225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730亿元),其中有大约一半来自中国。

全球最大的汽车天窗供应商伟巴斯特则通报称,1月末,一名来自上海的中国员工在访问公司总部后返回中国时,新型冠状病毒检测呈阳性。截至目前,伟巴斯特共报告出现7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而这些人都参加了在位于斯托克多夫的伟巴斯特总部举行的会议。


伟巴斯特是全球最大的汽车天窗制造商 图片来源:澎湃

中国是伟巴斯特最大单一市场,份额占全球市场三分之一。目前,伟巴斯特在中国有11处办公地点,而伟巴斯特全球最大的一家工厂正位于疫情重灾区武汉。

主要提供电子电气、动力传动、安全性和散热方面技术的供应商安波福也在财报中宣称,受到疫情影响,中国汽车第一季度的产量可能将减少15%。

截至目前,大多数汽车企业尚未公布2020年首月的产销情况。汽车市场分析师任万付表示,由于疫情的出现,2020年全年汽车产销同去年持平几无可能,对于原本在车市寒潮的冲击下业绩惨淡的二三线车企更是雪上加霜。但客观上来说,这也将进一步加快整个汽车行业的洗牌速度。

上一篇:丰田汽车2019全球销量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