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博_果博长丰汽车

同姓不同命,五菱汽车难“沾”新能源之光

 2021-04-09 14:50:38 来源:果博 点击量:

 2020年新能源汽车板块爆发,在全球汽车销量有所下降的背景下,我国新能源汽车销量增速仍达10.9%。4月2日,五菱汽车(00305.HK)在2020年年度业绩说明会上指出,其2020年共售出约7000辆电动车,其中包括4706辆电动物流车,相对2019年售出2000辆电动车增长250%。
据年报显示,五菱汽车2020年实现营收为153.61亿元,同比增长8.0%;实现归母净利润为亏损3340万元,同比增长73.07%,较2019年亏损1.24亿元有所减少。
业绩改善背后,五菱汽车仍面临不少经营风险。2020年,其资产负债率仍居高不下,成为财务隐藏的“雷”。与此同时,其毛利率极低,盈利能力较差,现金流状况也不理想。而五菱宏光MINIEV热销能否使五菱汽车摆脱困境呢?
亏损幅度有所缩小,零部件依赖大客户
五菱汽车于1992年11月份登陆港股主板上市,主要为商用微车与乘用车提供发动机及零部件,并制造及销售电动车、混动车等在内的专用汽车。其业务主要涵盖汽车零部件、发动机以及专用汽车等三大业务。2020年三大业务营收占比分别为46.53%、20.28%、33.19%。
从业绩来看,2018年至2020年,五菱汽车实现营收分别为151.20亿元、142.37亿元和153.82亿元,同比增长-6.23%、-5.84%和8.04%;实现归母净利润分别为7067.30万元、-1.24亿元和-3340.30万元,同比增长-59.19%、-275.49%和73.07%。
2020年,五菱汽车业绩实现改善,主要得益于发动机及专用汽车销量增长。年报显示,发动机及相关零件分部实现营收为31.15亿元,同比增长18.3%;专用汽车分部实现营收为50.98亿元,同比增长28.1%。
五菱汽车发动机业务对核心客户上汽通用五菱汽车深度绑定,并存在明显依赖性。2020年,其向上汽通用五菱汽车共计销售16.37亿元,同比增长53.7%。年报指出,主要为供应排量1.8L型号发动机的销量增加所致,年内共售出111000台。
值得注意的是,五菱宏光MINIEV为上汽通用五菱旗下产品,后者主要股东为上汽集团和通用汽车,而五菱汽车控股股东广西汽车对其持股约6%。五菱汽车作为上汽通用五菱的关联方,也是五菱宏光MINIEV零部件供应商之一。
不过五菱宏光MINIEV销量成为“爆款”,并未明显推动零部件业务的业绩增长,2020年上半年亏损1.43亿元,全年实现营收71.48亿元,同比略增0.4%。
毛利率远低同行,负债高企“埋雷”
值得注意的是,五菱汽车整体盈利能力较差,营业净利润率非常低。
以营收占比最大的汽车零部件业务为例,同时剔除2020年上半年疫情影响,仅计算2020年下半年业绩。该业务在2020年中期实现营收为21.63亿元,亏损为1.43亿元,由此计算出2020年下半年营收为49.85亿元,营业净利润率为3.39%。
毛利率低且持续下行,是五菱汽车盈利能力常年不佳的重要原因。2018年至2020年,其毛利率分别为8.48%、8.23%和7.86%。以GIC四级分类,五菱汽车所在的机动车零配件与设备行业,销售毛利率均值为24.79%,中位数为23.25%。在港股上市公司中,五菱汽车2020年毛利率录得行业倒数第二名。
与此同时,五菱汽车现金流也并不理想。2018年至2020年中期,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与融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均为负数,2020年中期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的期末余额为21.11亿元。
在投资活动之间,其偿还借款金额也在大幅攀升。2018年至2020年中期,偿还借款分别为4.97亿元、8.08亿元和19.23亿元。
五菱汽车负债压力也越来越大。2018年至2020年,其资产负债率为81.12%、85.31%和83.81%。其中,短期款分别为16.34亿元、42.06亿元和45.99亿元。2020年,其流动负债同比大幅增长44.5%,流动负债已超过流动资产约18.85亿元;除去附属公司,流动负债超过流动资产6200万元。
五菱宏光MINIEV与五菱汽车关系多大?
据公开信息显示,五菱汽车是五菱宏光MINIEV的供应链之一,为其供应电驱动后桥及副车架等产品。其中,电驱动后桥为电动车的重要部件,由减速器、驱动电机、差速器构成。
五菱宏光MINIEV上市后,成为新能源汽车销量冠军,助推上汽通用五菱新能源汽车市占率成为国内第一,五菱汽车也被视为供应链企业而受到市场追捧。2020年10月前,五菱汽车股价0.35港元,后续持续上涨,最高涨至2020年12月28日的4.43港元。随后逐步下跌,目前报价为1.82港元。五菱汽车近期的股价为何跌跌不休呢?
从五菱宏光MINIEV供应链来看,五菱汽车实际供应比例并不高,两者的关系并没有如同品牌名字一样密切。财通证券发布五菱宏光MINIEV供应链专题,提到万安科技、方正电机、宁德时代、华霆动力和华域电动等供应链,但研报全文只字未提五菱汽车。
据工信部公告显示,五菱宏光MINI EV电池由国轩高科、星恒电源、鹏辉能源、宁德时代和华霆动力 5 家电池生产企业配套,其中国轩高科、鹏辉能源、宁德时代提供的是磷酸铁锂电池;华霆动力提供的是三元电池;星恒电源提供的是锰系多元复合锂电池。驱动电机供应商主要是方正电机、双林股份,电控由华域电动和宁波央腾供应。财通证券指出,除三电系统外,其他部件中配套的相关上市公司包括万安科技(副车架、ABS、电子真空泵)、川环科技(制动助力器真空软管)、盛路通信(天线)、松芝动力(冷凝器、空调、暖风机)、宁波高发(电子加速器踏板)、福耀玻璃等。
按照年销量60万辆的中性假设,财通证券计算出上述供应链中收入贡献超过20%的上市公司,包括万安科技、方正电机、亿利达、鹏辉能源和国轩高科等。
这也能解释五菱宏光MINIEV销量火爆,而五菱汽车零部件业务的业绩并未能获得明显增长,主要是因为两者实际关系不大,供应链占比非常低。
上汽通用五菱作为五菱汽车的关联方,并为其核心客户,但五菱宏光MINIEV并未将五菱汽车纳入重要供应商。此外,五菱汽车2020年年报业绩有所改善,但仍未能摆脱亏损,且毛利率持续下行,负债率也屡见危机。对其后续发展,《每日财报》将持续关注。

上一篇:李书福:汽车产业革命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